第1041章 但凡周念心中有我半分,我就不会拱手相让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41章 但凡周念心中有我半分,我就不会拱手相让

周念躺在沙发上,听着外面的喧嚣声一点一点沉寂了下来。 她复又闭上了眼。 其实她真的谁都不恨。 她只是怪自己。 枕边的丈夫她从不敢相信他对她是有几分真心的,经年未见的旧时同窗,她却愿意付之以毫不犹豫的信任。 这些年,她究竟都做了什么。 她这样的人,怎会配得上徐慕舟。 “老太太,您就是心善,照我说,您还管她干什么呢,还报了警,让警察去给她解围” “你懂什么,老大给她留着情面,就说明事情不是外面传的那样不堪,她怎么说也曾是徐家的儿媳妇,怎好就这样被人欺负死打死了” “可她做了那样的事” 徐老太太却轻嗤了一声“你要我相信云家出了这样的败类,我老婆子说句心里话,我是不信的。” “可这都板上钉钉了,军长那边也” 徐老太太却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里“当年云家老太太还在世时,我们俩常走动,云家的家风那么正,养不出不肖子孙总不是我老婆子看走了眼了吧” “老太太” “唉,人老了,就是爱怀旧,你说这云家,怎么就这样没了呢” “老太太,您该歇着了。” “等老大回来吧,除非老大亲口说,要不然我是不信的,还有周念那边,你们闲了也去看一眼,也怪可怜的,世上的人就是如此,只敢欺负弱女子” “哎,老太太,我们记下了。” “我去睡一会儿,人上了年纪,怎么就像是废了一样” “谁说的,老太太您老当益壮着呢” “瞎说,老了,老了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慕舟再添个孩子” 顾英男的身上被绑了几颗微型炸弹,然后,那个男人以枪指着她后心处,缓缓从门内走了出来。 准备好的车子,现金,枪支,都已经到位。 只要他逃到滇南与缅甸交界处,与他的人汇合,他就能逃出生天。 而至于他的那些下属,就让他们去相信徐慕舟的将功赎罪吧。 “等一下。” 云晟的声音忽然在两人背后响起。 “把她放了,我替她为质。” 云晟指了指顾英男。 那男人怔了怔,忽而狂笑道“你确定要替她你知不知道你替她,你会后悔的” “你敢不敢换还是你觉得女人更好控制,你不敢换我为质” “我没那么蠢,云晟,你死都不怕,命都不要,我要你这样的人质有什么用处” “好了,我也曾是军人,没什么好怕的,别唧唧歪歪,走吧。” 顾英男忽然开了口,云晟下意识看向她,她却似有些心虚一般,别过脸去,没和云晟对视。 “徐慕舟,一天之内,只要我发现你的人接近,我会立刻引爆炸弹,和这位年轻漂亮的顾小姐,同归于尽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放心,答应让你全须全尾到滇南,就不会让你少一根头发丝。” 顾英男被男人推上车,车子很快疾驰向前。 “李遇,陈敢,立刻部署下去,滇南,戒严”徐慕舟望着车子远去的方向,渐渐脸色沉肃。 “徐军长,今日之事,多谢了。” 云晟看起来脸色极其不佳,颇有些憔悴,但精神却还算好。 “是我该向你道谢。” 徐慕舟望着云晟,不管之前种种,就此刻,面对云晟,他心中还是敬佩情绪更多。 确切来说,对于这世上任何一个与黑暗势力抗争的人,他都心生敬服,无论对方伟大还是渺小,都是英雄。 “徐军长,有一件事,我还是想要告诉您。” “请说。” “我是故意暴露的。” 徐慕舟陡地一惊,目光落定在云晟脸上,云晟面上却是一派平淡“周念见我之前,我确实不慎露出了一些马脚,但尚能摆平,但在利用周念之后,我改了主意,故意提前暴露了自己” 徐慕舟心中霎时间一片翻江倒海,云晟的言外之意很明白。 他是为了周念,才故意提前暴露了自己,决定同归于尽 如果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他大可以全身而退。 “云晟” 徐慕舟喉间骤然涌起一片苦涩。 “徐军长,云晟厚颜无耻多言一句。” 云晟缓缓上前了一步,他说这一句话的声音压的很低,只有他和徐慕舟方能听到。 “但凡周念心中有我半分位置,我必不会拱手相让。” 有的时候在感情中,可能你会理不清楚你自己的感情,但对于对方究竟爱不爱你,想必,没有人会不清楚。 云晟清醒的能够感觉到,周念对于他,只有昔日那一丁点微末的情分,而此时的周念,也只是将他当作朋友,同学相待,并无男女之情。 所以,他未曾再次对她言明他对她的情愫,因为那会对她造成很大的困扰。 而这一次,周念无条件的选择相信他,对于云晟来说,已经是上天偏爱,他已圆满,再无所求。 “她是无辜的,若说她有错,也只是错在她天性纯善,过于轻信他人。” 云晟说到这里,不由轻轻一笑。 他这笑意,却透出由衷满足,一瞬间,直让徐慕舟都隐隐心生嫉妒。 “还请军长看在云晟的微末功劳下,不要迁怒于她,云晟愿意用这薄寸之功,换她安然无恙。” “云晟,你可知道你这次立下的功劳有多大” 云晟却不过摇头轻笑“我本意并不为立下功劳,只是私心想为亲人复仇而已,心愿已了,其他事,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了。” “徐军长,余下之事,就交给您了,云晟,先告辞一步。” “你要去哪里” “回滇南,去父母灵前,敬献一杯薄酒。” “代我向二老问候。” “多谢了。” 徐慕舟看着云晟转身离开,天色沉沉,薄暮渐渐变的厚重起来,明明大事平定一半,却仍像是层云厚重压在心头。 “军长” 李副官轻唤了一声,将手边瘦小可怜的小姑娘拉了过来“这就是之前云晟所说的,琪琪。” 琪琪扬高了小脸望着徐慕舟,最终惶惑的眼底,渐渐变的明亮璀璨“我认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