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疼的几乎昏死过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40章 疼的几乎昏死过去

在回来滇南之后,她就已经彻底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包里的那一袋毒品,应该就是那一日在过马路时,被那个年轻妈妈撞了一下之后,她借机放进去的。 而她根本就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很快就忘记了,而后来在军区的事情又发生的这样突然,她根本就没有想起来这一茬。 回来滇南后,她也曾想着把这件事告诉徐慕舟知道,她没有藏毒,也没有帮人运毒,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她的。 可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徐慕舟这些,就收到了他让人从帝都送来的离婚协议。 她一个人看着那封离婚协议上,从中午一直坐到了深夜。 离婚协议特别的短,徐慕舟一直到最后,都给她留足了余地。 他给了她房子,也给了她钱,她下半辈子不用为生计担忧了。 他其实真的,一直都很好很好,自始至终,他没欠过她,是她欠了他,也拖累了他。 周念签了字,他龙飞凤舞的大字旁边,是她小小娟秀的名字。 你看,他们俩人啊,没有一处是相配的,就连这字迹,都全然的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她签过字的离婚协议很快就被来人带走了,也许下次帝都再来消息,就是会送来她和徐慕舟的离婚证书了。 曾经在和他持续了四年多将近五年的婚姻中,她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想着将来会和他离婚,离婚后,她该去做什么,该怎么走出来。 可这一日到来之后,周念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完全的空了。 就像是漂浮在无边海面上的小小的一块舢板,找不到出路,不能靠岸,也再也没有了港湾。 离开了徐慕舟,她真的是一无所有,真的什么都不是。 周念想,不对等的两个人,不对等的婚姻,终究是不能长久的啊。 她的德行,她的素养,配不上军长太太的位子,坐不稳的位子,不是被人拽下来,就是自己掉下来。 她没有遗憾,没有痛惜和不甘,她只是很难过。 如果她的出身能再好一点,受到更多更好的教育,如果她可以再好一点,再好一点点,是不是,她和徐慕舟之间,就不会有这样大的鸿沟了? 但又怎会有如果,她只是一个身世浮萍的孤女周念,没有靠山,没有学识,做他太太将近五年,已经是上天给她大的恩赐。 周念缓缓的站起了身来。 院子外面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整了整衣衫,缓缓的走出了客厅。 在大门就要被撞开的时候,周念开了口:“别撞了,我现在开门。” 她的声音并没有很大,但离奇的,却压制住那一片的嘈杂,院子外的杂音忽然就静了下来,耳边落针可闻。 周念等着他们停下动作,然后,走过去开了门锁,拉开了大门。 门外站着很多人,几个地痞一样的年轻男人,簇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就是她放走了毒贩子?” 那老太太努力的睁大了昏花的双眼,想要看清楚面前的周念。 “对,是我。” 周念不等众人开口,缓缓应声说道。 “打死她,打死她……” 那老太太忽然激动起来,踉踉跄跄的就要向周念身边扑去。 她的儿子生前曾是卧底警察,后被出卖暴露行迹惨死。 死的时候才二十四岁,刚刚新婚。 他惨死之后,他的新婚妻子哭了三天三夜之后投河自尽,留下这个老太太一人,哭瞎了一只眼。 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把这老太太从老家的破房子里接了过来,却是摆明了,要让周念过不去这道坎。 老太太到底年纪大了身子又特别不好,情绪一激动,竟是直接晕厥了过去。 周遭的群众立刻群情激奋,有人率先冲上来,一耳光搧在了周念脸上:“打死你这个毒妇!” 周念被这一耳光打的直接摔在了地上,半个脑袋都嗡嗡作响,脸上肿胀生疼,嘴角破裂缓缓淌出了血来。 她捂住脸,有些狼狈的伏在地上,半天都没能起来。 又有人上前来狠狠踹了她几脚,还有穿着**皮鞋的脚,正好踢在了她的小腹上。 周念疼的低低叫了一声,如虾子一般捂着肚子蜷缩了起来。 身上疼的很,可整个人整个脑子却是麻木的空洞的。 周念想,如果就这样死了,能抵消自己的罪孽,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只是,她还没能亲自问一问云晟,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成为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这样的利用她…… 周念觉得肚子里绞痛的厉害,刚才那个人踢的这一脚可真狠,周念想,她真的是安逸的日子过的多了,连这点疼都熬不住了。 曾经在周家的时候,什么苦头没吃过,也不曾这般的娇气。 徐慕舟啊,他这个男人,看起来冷心冷肺的,可却,真的把她惯坏了。 周念轻轻的闭上了眼,她甚至忍不住的开始想,如果她死了,徐慕舟会难过吗? 不,他怎么会难过呢,他最恨的就是和毒牵扯上的人,而她,恰恰犯了他最大的忌讳。 所以,她和徐慕舟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徐慕舟将来还会再娶一个妻子,也许,会是顾英男? 周念不愿再想下去,她心口里撕裂一样的疼,疼的难受,甚至比挨了打的身体,还要更疼。 她是真的爱上他了,她一直以来努力克制着的,不愿意让这一切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她爱上了徐慕舟,所以,她周念,彻底的完了。 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警笛声,人群开始骚乱起来,有人趁乱又去踹了周念几脚,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让人以为她快要死了,倒也没人再上前动手了。 警察很快到了,人群作鸟兽散去。 昏厥的老太太被送去了医院。 周念也被人扶了起来,有女警察温声问她伤的重不重,要不要去医院。 周念浑浑噩噩的摇摇头,“我没事儿,我回去躺一躺就好了……” 也没人勉强她,就扶着她回了客厅去。 周念躺在沙发上,听着外面的喧嚣声一点一点沉寂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