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那些人喊着要杀了周念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39章 那些人喊着要杀了周念

不记得她才好啊,不记得她,才能活下去。 她心里不断的祝祷着,希望满天神佛都能保佑她,保佑琪琪…… “就在这里面,进去吧,记住,别耍什么花样儿,想玩花招,大家就一起死!” 带她过来的男人打开门,恶狠狠的威胁了一句。 顾英男迈步走进去,那男人就站在门外,凶巴巴的守着。 房间里光线很暗,但是顾英男还是一眼瞧见了屋子角落里蜷缩着的小小身影。 门开着,外面的灯柱就打进来,正正的落在那小孩子的脸上。 尖瘦着的一张脸,凄惶睁大的双瞳,肤色蜡黄,头发卷曲凌乱,眼珠是微微的灰蓝色,顾英男的眼泪,瞬间直直落了下来。 琪琪看着她,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的眼睛睁得越来越大,那灰蓝色的漂亮瞳仁里,忽然璀璨夺目的一片,泪光闪烁:“妈妈……” 琪琪颤抖着伸出手来,犹如雏鸟投怀一般,就要向顾英男身边扑来。 顾英男的脸色却骤然变了:“站住!” 她低斥一声,琪琪吓的立时站定不敢动弹。 顾英男走到她面前,小小的孩子,常年的营养不良,至多像三岁稚童的身高。 顾英男只觉得心如滴血,琪琪认识她,三年了,琪琪还记得她! 可她却丝毫的欢喜都没有。 琪琪这么瘦小,脖子细的她仿佛用一只手都能直接掐断。 掐断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顾英男的手颤抖着,轻轻落在了琪琪细瘦的吓人的脖子上。 琪琪浑然没有觉察到任何危险,她只是濡慕的望着顾英男,眼底的渴望让人想要落泪。 她好想再喊一声妈妈,可顾英男方才斥责她的样子,她还没有忘记,琪琪不敢,也不愿,再让妈妈生气。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顾英男却觉得自己像是煎熬了一辈子一样的漫长。 她握着琪琪的脖子,琪琪没有任何的戒备,就那样乖巧的望着她,似在等着她拥抱她一下。 “琪琪,我现在和你说的话,你记清楚,如果你能记住,能做到,那么你就是妈妈的乖女儿,如果你做不到,我永远都不会再见你了……” 琪琪立刻慌了,“我能,我可以记住,我都会记住的,妈妈不要不要琪琪……” “好,琪琪你要记住,不管什么时候提起我,见到我,都不许说我是你的妈妈,在谁面前,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可以叫我妈妈,只有你我两个人的时候,你可以偷偷喊我一声妈妈……” 琪琪有些不明白顾英男的意思,她是她的妈妈,可她为什么却不肯让她叫她妈妈呢? 可是琪琪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她太想妈妈,太想回到妈妈的身边,她不敢也不舍得让妈妈生气,所以,妈妈说什么,她都会答应,做到。 “好,琪琪真棒。” 顾英男终究还是松开了手。 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终究还是做不到,像对宋小山那样,彻底的狠下心来。 …… 忽然有砖块砸在窗子玻璃上的声音在深夜里骤然响起。 周念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她怔然的抱着毯子坐起来,卧室的窗子被砖块打碎,碎玻璃稀里哗啦的飞溅了一地,幸好,并不是正对着大床的那一扇窗子。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而这还并不是最恶劣的。 周念现在住的这个小院子里,还曾被人泼过粪便,扔过死老鼠,她还收到过匿名的恐怖包裹,血淋淋的动物尸体和用血写的纸条,说要杀了她,先女干后杀! 她不敢再出门,整日把自己封闭在小小的院落里,一步都不敢出去。 前两日,周娴和周娅曾趾高气扬的来过一次。 周念知道,她嫁给徐慕舟,坐了威风的徐军长太太,和周娴和周娅却随着周家的一落千丈,婚姻极其不顺。 她们对她自然恨之入骨。 毕竟,曾经是被她们姐妹二人随便践踏踩在脚下的周念,她们随便拿捏,生杀大权都捏在手心里,如今却凌驾在她们二人之上。 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如今抓到机会,这周念八成是真的失宠了,滇南的官邸都不被允许再住进去,可见,早晚都要被休弃出徐家。 她们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呢? 周娴和周娅更是挖空了心思让人去帝都打探消息,虽然其中内情不能探知一二,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二人还是隐约知道了一些周念和徐慕舟决裂的缘由。 原来那云晟竟是个贩毒团伙的一员,而周念因为和云晟的私情,放走了云晟。 周娴和周娅立时让人将这些消息私底下传扬开来。 滇南惨烈牺牲的禁毒警察和军人不知凡几,周念做出这样的事,这辈子都休想翻身了。 只是最初,周娴姐妹还顾念着徐家,没敢大动作,但最后看徐家老宅那边根本对周念不理不问,她们立时就胆子大了起来。 周念自此,再没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 窗子被砸破之后,她没敢继续待在二楼,也不敢开灯,就摸着黑穿好衣服,下楼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一夜。 天色快亮的时候,小院外忽然人声鼎沸,周念骂声和重物砸落的声音,此起彼伏。 周念心底惶惑的不行,而这里唯一的那个佣人也早就躲在自己房间里不会出来。 周念想,今日这些人如果冲进来,她大约会没命吧。 周娴和周娅,昔年在周家时,就曾几次想要弄死她,现在抓到机会,更不会放过她吧。 “周念,把门打开!” “不要脸的贱人,赶紧滚出来!滚出来!” “我看她八成是不会开门的,不然我们把门撞开吧!” “对,把门撞开,现在就撞!” 周念立时听到了院落紧锁的木门被撞击着发出的沉闷声响。 她没有地方可以去躲,她也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她没有娘家,婆家也对她恨之入骨,可这怨不得徐慕舟,是她自己的过错。 是她自己识人不清,是她自己,自卑懦弱而又愚笨不堪。 所以才会被人这样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