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毕生遗憾,难平一二,为家为国,在所不惜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36章 毕生遗憾,难平一二,为家为国,在所不惜

他发不出声音,不能动,他看不到他的妻子和孩子,他是个废人,一个完完全全的废人了…… 可路弯弯还那么年轻,他就这样,耽误她一辈子吗? 宋小山的眼角,忽然有一颗冰凉的眼泪缓缓的溢了出来。 而更让路弯弯惊喜而又不敢置信的是,宋小山垂在床沿的手指,忽然间轻轻颤了颤。 “医生,医生!” 路弯弯疯了一样的大声呼喊,瞬间,整个楼层都热闹,沸腾了起来…… …… 滇南不比帝都,四季分明,夏日酷热,冬日森寒,滇南永远都是这样,温暖如春,让人流连。 周念被送回滇南,却没有再住在徐慕舟在滇南的官邸,也更不会回徐家老宅。 李副官遵从徐慕舟命令,将她安置在了他的一处私宅中,偌大的庭院,只有周念和一个佣人。 她再度回来滇南的消息,小范围的传了开来。 徐家老太太心里已经对她有了极深的成见,知晓徐慕舟将她送回滇南,并未让人登门,只做不知这件事。 而同在滇南的小白,却在憾生的陪同下,来看了周念一次。 她如今因着身上担着罪名,人身自由是没有的,平日里,更是不被允许踏出庭院一步。 小白见到她时,只觉得周念比年前他们分别时,好像瘦了一大圈。 憾生在知晓周念被送回来时,就让人暗中去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徐慕舟虽然有心遮掩,但憾生自有他的门路,因此倒也知晓了几分根由。 但他心中却有些微微疑惑,云家,并不像是那样不堪的人家。 只是事情过去数年,云家唯一活着的人只有云晟一个,事情的真相,大约也只有云晟自己知道了。 “我过几天就要回帝都了。” 小白看着周念憔悴的样子,也有些难过:“帝都那边再有什么消息,我会想办法告诉你。” “小白,谢谢你为我这样着想,只是,还是不要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我老爸知道的。” 周念轻轻摇了摇头:“小白,真的没有必要了,我和你爸爸,很快就会办完离婚手续了……” 小白已经十岁了,现在十岁的孩子,其实都挺早熟的。 小白盯着周念看了一会儿,忽然问了一句:“周念,你到底喜欢我老爸吗?” 周念的目光渐渐凝固在了某一处,不知过了多久,她轻轻抚了抚小白的头发:“小孩子家家,知道什么是喜欢啊。” “怎么不知道啊,你看啊,我喜欢无双,等无双长大了,我就想把她娶回来……喜欢一个人,不就是天长地久的都想和她在一起吗?” 憾生站在廊檐下,忽然觉得周遭都静谧了下来。 那些繁花似锦和鸟啼虫鸣似是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万籁俱静,静的仿佛能听到自己身体里血液流动的声音。 小小少年不知道他此时忽然的无措和落寞是源自什么。 只是在听到小白说,他喜欢无双,长大了要把她娶回来,他的心,像是忽然就不会跳动了。 他还记得无双来那一段时光。 她最依恋他,而他,也把自己所有的耐心和宠溺,都给了小小的她。 “我们小白真的是长大了啊。” 周念忍不住笑了起来:“希望我们小白啊,将来可以和无双小公主和和美美的,幸福快乐过一生……” “周念,我也是希望你能幸福的。” 周念的眼圈猝然就红了,她伸手,抱了抱小白:“谢谢你了,小白。” …… 顾英男觉得心慌的不行。 刚刚接到医院那边的消息,宋小山竟然有了醒来的迹象! 而更让她惊慌难安的却是,琪琪竟然也到了A国! 而那个丧心病狂杀千刀的男人,竟然用琪琪威胁她,让她想办法帮他们逃到滇南,然后从金三角去缅甸,离开A国! 她怎么能在徐慕舟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来? 更何况宋小山万一醒来了,自然会说出来那天把他打成重伤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宋小山就算醒过来了,但是也成了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说了! 顾英男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的急转直下。 明明一切,本来是完全对她有利的…… 还有琪琪,如果琪琪的存在被徐慕舟知道……顾英男再不敢想下去。 …… 徐慕舟目光凝重幽深,看不出喜怒,望着面前摊开的几份线报。 ‘云晟无其他路可走,只能以己身犯险,为云家枉死火海的一十七口讨一个血债血偿的公道。’ ‘是夜在郊县惨死的卧底警察,却是死在我手中,云晟无能,不能及时阻止暴行,未免他受更多惨无人道酷刑折磨,只得一枪将他毙命,虽不得已,却也是我亲手染上英烈鲜血,若云晟能侥幸不死,甘愿以命抵命。’ ‘云晟平生,唯一辜负之人,就是周念,但,幸我不曾辜负她的信任,深入虎穴,终报血海深仇,唯有周念,因我一己私心,将她卷入是非,云晟万死不足以平息心中愧疚,但求军长一事,重重罪责,全由云晟一人承担,万万不要牵累周念。’ ‘当夜郊县起火,200克毒品不翼而飞,是我所为,听闻军长曾在周念处搜出毒品,数量正好相符,这其中定有猫腻,云晟特此为周念辩解一二,还望军长能明察秋毫,还周念一个清白。’ ‘毕生遗憾,难平一二,我身死为家为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唯有周念,是我年少曾倾心爱慕之人,只可惜此生无缘,还请军长帮我告知周念,云晟上无愧于天地,下无愧于父母人民,唯一有愧,只她一人,愿来世,结草衔环为报……’ ‘有稚童琪琪,年幼天真,何其无辜,劳烦军长帮她找到生母,脱离那泥沼苦海……’ 徐慕舟不知是用何种心情看完这些线报的。 他更是不曾想到,这三年来,他收到的线报,皆来自于云晟。 而此时,就要助他将毒瘤摘去之人,更是云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