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我已暴露,请不要顾及我的生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35章 我已暴露,请不要顾及我的生死

“军长,线人又传回来线报……” 李副官忽然神色凝重匆匆走了进来。 徐慕舟站起身,面色威严:“线报上怎么说。” “他说,他已将M国贩毒集团潜伏在帝都的巢穴和所有成员资料发送回来,他已暴露,让我们不要再顾及他的生死……” 李副官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微微哽咽。 徐慕舟双手撑在桌案上,嘴角肌肉剧烈抽搐抖动,眼眸深处,渐渐血红一片。 过了足足有半分钟,他方才开口:“我亲自带人,势必将所有毒贩,一网打尽,告慰他,在天之灵。” 李遇眼眶酸胀痛楚,滚滚热泪汹涌而出,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暴露的线人,卧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等待着他们的,是比死还要可怕千万倍的报复和折磨。 甚至,如果能抓住机会自尽,已经是最好的结局,至少生前,免却了那些可怕的折磨和凌辱。 “李遇!” “是,军长!”李遇红着眼忍着泪敬了个军礼。 徐慕舟将军帽端端正正的戴好:“吩咐下去,立刻就出发。” “是!” “慕舟哥,我要和你一起去!” 顾英男忽然开了口,陈默和江淮安立刻也跟着应声:“慕舟哥,让我们也一起去吧,让我们,也为小山和弯弯,出一份力……” “好!”徐慕舟看向面前三人:“我们一起!” 顾英男心内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徐慕舟能将那个贩毒团伙一个不漏一网打尽,那对她来说,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若是有漏网之鱼…… 若是有人想要供她出来,她也有机会,第一时间把那知道内情的人给解决了。 她相信,上天站在她这边一次,也会站第二次。 她从前吃了那么多的苦头,现在,也该是她得到回报的时候了。 …… 云晟轻轻摸了摸面前小姑娘瘦的下巴尖尖的小脸,小姑娘约莫两三岁的样子,头发枯黄,大眼无神,蹲在地上拿根小棍儿戳着地上硬梆梆的雪。 实则她已经快五岁了。 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看起来像是才两三岁。 “琪琪?”云晟又轻轻唤了一声,小女孩儿茫然的抬起头望着云晟,对他咧嘴一笑。 “你想不想回你妈妈身边?” 琪琪手中紧紧握着的小棍儿,忽然就掉在了雪地上。 云晟将她生满了冻疮的小手紧紧攥在了掌心里暖了暖:“琪琪,也许到明天,你就能见到你妈妈了,高不高兴?” 云晟听琪琪说起过,她的妈妈在A国。 他在传出去的消息里,说了琪琪的事情,她会被解救出去,他们会帮她找到妈妈,然后,琪琪就可以回到她妈妈的身边去。 “琪琪,听话,现在回你房间去,不管听到什么声音,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 琪琪立刻乖乖起身,小跑着回了她的房间。 云晟拍了拍手上的污雪,缓缓站起身,一步一步,向着那些逼近的人群走去。 他看着那逼近的数道身影,那些乌压压的枪口对准了他。 死亡的阴影就这样压迫袭来,但他一点都不怕。 他望着那些穷凶极恶的凶徒,轻蔑的笑了笑。 他抬起手,将衣襟解开…… “这小子疯了!” “退后,快退后……” “不许开枪!谁他吗开枪,老子毙了他!” 云晟的身上,密密麻麻的绑着足足十来颗微型炸弹。 空气中,渐渐传来刺鼻的汽油味道。 那些亡命之徒此时却一个一个吓的面无人色,有人手中的枪都掉在了地上。 云晟静静的望着被众人簇拥着躲在最后的那个男人。 “七年前滇南云家的灭门惨案,还有人记得吗?” 云晟忽然就开了口。 那男人的脸色霍然变了。 “云家上下,父母亲人仆从,整整十七条人命……忘了么?” “没关系,我记着。” 云晟轻轻笑了笑,他垂眸,手指尖落在身前的微型炸弹上,抚了抚:“放心,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忽有人从极远处奔来,狼狈粗喘:“老大,我们被徐慕舟的人给包围了……” “怎么可能!” 他们在A国帝都经营数年的这个地下秘密基地,怎么会这般轻易就被徐慕舟探知? “是你……” 男人咬牙切齿望向云晟。 云晟一笑:“是我。” “撤,立刻撤走!” “老大,已经来不及了……” “把那个小野种给我拎过来!” “谁敢过来!” 云晟的手忽然落在了炸弹的开关上,“谁敢上前一步,咱们就同归于尽……” 空气里,是死一样的静寂,而那静寂中,仿似透出浓烈刺鼻的血腥味来。 一时之间,无人敢上前半步。 …… “不要,不要……” “放了我,放了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去……” “弯弯,弯弯……” 他奋力的想要从那一场噩梦中惊醒过来,可却有无数双手在拖拽着他往深渊中陷落。 他用尽了全力,却依旧无能为力,无法挣脱。 终于,他还是决定放弃了…… “小山,你什么时候醒来啊,我真的好累喔,从前有你在的时候,弯弯真的好幸福,可是现在,你看看……” 有软软微凉的小手落在了他的眉心处,“我的手都长茧子了,我今年还长冻疮了……你没有照顾好我,你说话不算数了……” “你还没见过咱们的女儿呢,他们都说女儿和你长的一模一样,我也觉得,只是,看到她,我就会觉得好难过……” “小山,你不要睡了啊,要不然等你再睡醒,我都成老太婆了……你一定要嫌弃我了。” “小山……” 有小小柔软的身子偎入了他的怀中去,渐渐的,他听到了低低的哽咽声。 “小山,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啊,你快点醒来吧,好不好?老公……我一个人真的好累呀,你要是醒了,可以抱一抱我,就好了……” 弯弯,弯弯…… 他心里在拼命的喊,他拼命的想要抬起手来,给她一个拥抱,可他却不能动弹。 弯弯,弯弯…… 他努力的想要喊出她的名字,可不管他怎样的努力,却都是徒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