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就当从未遇上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34章 就当从未遇上她

只是这一次,他身侧没有了周念的陪伴。 别人或许不知内情,但在座众人却是多少都知道一些的。 更何况那日在军区,更有其他几人目睹了事情的前前后后,自然更是隐瞒不住。 虽然总统府的意思很明确,是要护着徐慕舟,但架不住别人私底下议论几句。 渐渐有了风声,说是徐慕舟这个堂堂大军长,常年打雁的却被雁啄了眼,没想到自己老婆却给自己捅了这样的窟窿,真是笑死人。 酒过三巡,随着静微先告辞离开,厉慎珩惦念妻子儿女也跟着回了总统府,气氛方才渐渐的热络起来。 高斌明知道陈家这段时间闹的鸡飞狗跳,却还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不把你小未婚妻带来啊,哥们儿还没见过那个传闻中的大才女呢……” 陈景然面无表情:“不想带。” 高斌:“太不够意思了啊,马上就成我嫂子了,我还连她长的是黑是白都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高斌:“……” “你们继续,我先回去了。” 徐慕舟忽然站起身来,拿了外套,与众人告辞。 李副官等在包厢外,看到他出来,忙上前扶住:“军长,您又喝了那么多酒……” “不妨事。” 李副官知道自己劝了也没有用,就不再多言,沉默的扶着徐慕舟进了电梯。 “这雪下的没完没了的,还是咱们滇南好,四季如春……” 李副官刚说了一半,忙住了嘴。 徐慕舟看他一眼:“你想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我不回去,军长在哪,我就在哪。” 徐慕舟忽然对他笑了笑,抬手抚了抚他肩上大衣褶皱:“走吧。” 李副官努力的撑着伞,可雪花还是凌乱的飞舞落满全身。 “把伞收了吧。” 徐慕舟温声说了一句,他迈开步子,走入这漫天的飞雪之中。 李副官收了伞,看着徐慕舟走入雪中的高大身影,不知怎么的,心里竟是难以言喻的一股难过失落。 他好似也隐隐能感觉出来,军长的情绪也很低落,而这低落,泰半还是因太太而起吧。 徐慕舟又想到那个冬夜。 也是下着这样大的雪,他第一次盛怒的拔出了枪指向了她。 而后她回了滇南,他们之间关系降入冰点。 再后来,他要她连夜回帝都,他们渐渐冰释前嫌,甚至,过了一段如胶似漆的日子。 只是从前,他和周念之间的问题,并未曾牵扯到什么重要的原则性,但是这一次不同。 徐慕舟清醒的知道,他身为军人,身为三军统帅,他的太太,绝不能是有着这样污点的存在。 也好。 自此以后,不过是人生又回到了从前原点。 他就当做这一生,他的生命里从未曾出现过周念这样的一个人。 …… “我实在是不懂,慕舟哥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陈默性子稍微急躁一些,第一个没忍住,抱怨出声。 “那周念做出这样无耻之事,小山的事总有一半责任在她身上,慕舟哥为什么还要放她回滇南去!” 陈默气急,有些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起来文静温软的小女人,私底下竟然会和贩毒集团的人混在一起,甚至还用徐太太身份,放走了那个可能是真凶,害了小山一辈子的云晟! “陈默你冷静点吧,慕舟哥总会给咱们一个交代的。” 顾英男温声的说着,又轻轻叹了一声:“小山那边,慕舟哥总不能不给个说法,弯弯母子三个,多可怜?” “说的是什么,我看着弯弯和孩子们,心里就难受的不行,慕舟哥向来最是嫉恶如仇,就算周念曾是他的太太,但是做了这样的事,什么情分也都没了!” “行了陈默,慕舟哥一会儿回来,看他怎么说吧。” “他怎么说,他能怎么说?他还不是护着周念,把人家送回滇南去,继续过养尊处优的好日子?我看他现在压根就忘记了从前念军校时立下的誓言了!” “陈默,你这话有些过了,慕舟哥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完全被女色冲昏了头了!” “好了陈默……” 陈默气鼓鼓的坐了下来,顾英男抿着嘴没有说话,心里却抑制不住的有几分的欢喜。 没想到事情竟会这般的顺利,也是上天庇佑她,她本来让人跟踪云晟,只是想要捉住一点云晟和周念之间可能存在的一些奸情,却没想到那云晟竟然会和她前夫所在的那个贩毒集团有牵扯。 她最是知道徐慕舟对牵扯到毒字的人事有多么的深恶痛绝,果不其然,那周念真的撞到了枪口上来。 “你们都来了?小山那边这几天怎么样?” 徐慕舟迈步进来,看到几人都在,就询问了一句。 陈默没忍住,蹭地站了起来:“慕舟哥,你真的就打算这样放过周念了?” 徐慕舟看了陈默一眼:“等到云晟落网,所有事情查清楚,我自然会做出决断。” “还有什么好等的?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了,那云晟就是丧心病狂的毒贩,杀了卧底警察的罪名还不够吗?周念把他放走,那就是助纣为虐,就相当于变相杀人……” “陈默,你也是军人出身,自然该知道,做什么事,都要讲究证据确凿四个字……” “她包里藏着的200克毒品不算证据?她送走云晟是她亲口承认的,不算证据?慕舟哥,你是在等着一个确凿证据,还是在你心里,还在想着为她开脱?” “我说过,我不会为她开脱。” “那为什么不送她去警察局接受调查?藏毒这一项罪名就够了吧?” “我也说过,她包里的毒品极有可能是被人陷害……” “反正你就是护着她,所以小山受的罪也根本不重要,是不是?所以就算是我们都死了,你也要认定她是无辜的?” “陈默,行了……”江淮安赶紧拉住了陈默:“慕舟哥知道该怎么做。” “军长,线人又传回来线报……” 李副官忽然神色凝重匆匆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