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还这般护着周念!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30章 还这般护着周念!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一遇总统定终身最新章节! 此时军区其他领导也被惊动,纷纷走了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徐慕舟看向周念:“你包里放了什么?” 周念一头雾水:“就是一些随身小物品,手机钱包小化妆包什么的。” “军长……闪电不会无缘无故这样的……” 徐慕舟自然知道这些,他拧眉想了想,又看了周念一眼,道:“检查一下包里的东西吧。” 周念立时点了头,她坦坦荡荡,也没什么好怕的。 徐慕舟就让警卫员戴了手套,把包里的东西一一拿了出来。 果不其然,就是手机,钱包,女孩子的一些随身物品,还有纸巾湿巾什么的。 闪电一一嗅了过去,东西没有任何问题,闪电却还是冲着那地上的包不停吠叫。 警卫员把包里的东西都取出来,又打开夹层,手指尖忽然触到了一团粉末状的东西,警卫员的脸色骤然变了。 他将那密封在透明袋子里的粉末状物品取了出来,闪电一看,立刻乖乖的后腿弯曲坐下,再也不吠叫了。 “军长……”警卫员十分忐忑不安的将东西递到了徐慕舟的面前。 而其余几个闻讯而来的领导,面色也立时凝重了起来。 周念完全傻眼了:“这……这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包里?” 徐慕舟沉默不语,戴了手套接过袋子,打开,只低头闻了一下,他的脸色骤然就变了。 他和毒品打了十几年的交道,他怎么会辨认不出这是什么东西。 “徐军长……这是怎么回事?” 徐慕舟脸色阴沉可怖,冷凝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他目光如炬望着周念,周念眼底却只是一片茫然,她摇头:“徐慕舟,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诸位放心,我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给诸位一个交代的。” 堂堂军长太太的随身皮包里,竟然有这样一袋子毒品,目测足足200克,依照A国的律法,这是可以直接判死刑的数字。 厉慎珩对毒品深恶痛绝,因此在他登上总统宝座之后,就加重了贩毒运毒的刑罚。 不管是故意,还是被人利用无意贩毒运毒,皆与主犯同罪。 也就是说,如果依照以往的例子,周念现在即刻就要被警方带走,然后等待宣判。 “徐军长……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啊……” “是啊,徐军长,这是您太太,至少,也得避嫌吧……” 徐慕舟被厉慎珩重用,从滇南军区军长一跃成为帝都军区一把手,自然很多土生土长根正苗红出身帝都世家或者军政家庭的对他不服不满。 但徐慕舟自来刚正,到帝都这数年,从不曾有什么短处被人捉住,今天忽然有这种天下掉馅饼的好事,有心之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额好机会。 “我说了,事情我会查清楚……” “咱们A国律法规定,运毒藏毒,不管故意还是无意,都一律视为同罪……难不成,因为她是徐军长您的太太,就能法外逍遥?” “诸位知道,我徐慕舟向来嫉恶如仇,嫉毒如仇,我自然不会包庇任何一人,哪怕她是我的太太。” “好,我就知道徐军长是光明磊落之人!” “只是,这件事虽然事涉我的太太,但实则却剑指我徐慕舟!所以,事情不到水落石出的地步,我的太太,只能先留在官邸。” “徐军长这是要包庇到底了?” “我会去向总统先生请命!” “好,那我们就要好好瞧瞧,总统先生亲自拟定的律法,是不是总统先生自己也会违背!” “律法言说,凡贩毒运毒之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视作与主犯同罪,但却未曾言明,若被人陷害,又该如何处置?” “徐军长怎知是被人陷害?堂堂军长太太,谁又有那个胆子去陷害?” “我只问诸位一句,若是周念有心藏毒运毒,她会蠢笨到将毒品放在自己随身包中到军区重地来?难不成她不知军中有犬舍?” “呵呵。”有一人冷笑道:“也许徐太太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毕竟,谁敢去搜军长太太的包呢?” “我愿意去警察局。” 一直脸色苍白沉默不语的周念,忽然开了口。 她上前一步,从徐慕舟身后站了出来,“在事情没有大白之前,我愿意接受一切审问。” “胡闹!” 徐慕舟忽然暴喝了一声:“周念,你可以不顾及军长太太的名声,我徐慕舟却要执掌三军,由不得你这样胡闹,污了我的声名!” 周念被他这样劈头责骂,当即双眼涨红,眼中蕴出泪来。 她面红耳赤,死死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肯让眼泪落下,徐慕舟却仍是不留情面的继续斥道:“……从你来帝都后,就不曾做过一件让我省心的事,你知不知道我身在这个位置,多少双眼睛盯着等着把我拉下来,自己好上位,偏偏你愚不可及这样被人利用!” 方才咄咄逼人的那几人,不由得都有些面色尴尬,目光躲闪着看向一边。 周念全身都在发抖,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徐慕舟却还不罢休,暴怒唤了陈副官过来:“立刻把她给我送回官邸,从今以后不许她再出门!不许她再丢人现眼!” 陈副官大气都不敢出,忙应了是,小心翼翼看向周念:“太太……” 周念脸白如纸,含泪眼瞳根本看不清徐慕舟脸上表情,但她知道,他这一次是真的气的狠了。 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愚不可及,又丢人现眼,连自己什么时候被什么人陷害了都完全不知情…… 周念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默默的跟着陈副官离开了。 顾英男站在一边,却一点一点的抿紧了嘴唇。 她没想到,徐慕舟这样对‘毒’这个字眼恨之入骨的人,到了这个关头,竟还护着周念! “徐军长……众目睽睽,大家可都瞧着的,不管贵太太到底是有意无意还是被人陷害,徐军长现在总要避嫌吧。” 徐慕舟定定看了看面前打着官腔的男人一眼,他什么都没说,直接抬手把军帽摘了下来:“我现在去见总统先生,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军长之位,我自不会腆着脸继续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