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请让她此后一生的路,都顺遂无比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28章 请让她此后一生的路,都顺遂无比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一遇总统定终身最新章节! “念念,你看……”云晟忽然倾身上前,将那其中一具尸体的手臂拉起来,染血的衣袖胡乱卷起,白炽灯刺眼的灯光下,那枯瘦的手臂上,无数的针眼,触目惊心。 “这是……” 云晟声音沙哑平淡的说了一句:“他们要么是吸毒的,要么是贩毒的。” “你怎么会,怎么会和他们……” “云晟哥哥,来不及了,警察快来了……” 门外传来小姑娘焦灼的声音,可却像是瞬间提醒了周念,她一步上前,紧紧抓住了云晟的手:“云晟你听我说,你必须要去自首,如果这些人是你杀的,警方一定会对你从轻发落……” 云晟却轻轻摇了摇头:“念念,我不能去自首。” “为什么?” 云晟垂眸,自嘲的笑了笑,他将自己的衣袖也卷了起来,周念看着那些针眼,一下死死捂住了嘴:“云晟……” 云晟坦然的放下衣袖,望向周念:“念念,你信不信我?” 周念眼中忽然跌下泪来:“云晟,我不懂,为什么你会这样……” “周念!” 云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你信不信我……和他们不一样?” 他的目光灼灼如同燃烧的烈焰,他望着周念,仿似要将她也烧成灰烬。 她想要摇头,用尽全力的摇头,可她最终,却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云晟忽然伸手用力抱住了周念。 周念全身都在颤抖,她的牙齿碰撞在一起,咯吱咯吱作响,云晟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味,辨不出是他的,还是那些已经成了尸体的男人的。 警笛声远远响起,这院落在烈烈大火中终将化成灰烬。 云晟坐在车上,车外的小姑娘哭的稀里哗啦,追着车子往前跑:“云晟哥哥,云晟哥哥……” 云晟没有回应,只是让司机加快了车速。 周念隔着车窗,看到那小姑娘哭着追着,摔在地上,又爬起来,渐渐的,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再也看不到了…… “云晟,你要去哪?” “前面100公里,有人在等着我,念念,劳烦你,这一路需要你送我过去了……” 他不舍利用她,所以远远离开她,但最终,他还是不得不这样做。 到底是他太自私。 “云晟,我,我该怎么做……” 周念心里乱如擂鼓,今夜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她明知道她最该做的不是这样,她该劝着云晟去警局自首,可她最终,却还是选择相信了云晟。 “念念,我总归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云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不可以告诉我……” “念念,我现在什么都不能说。” “云晟,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再和那些人有任何牵扯了?你离开帝都,去过平淡的日子,过去的一切,都让它过去,好不好?” “念念,对不起,我做不到,至少,现在,我做不到。” “云晟……” “念念,今夜别后,不要再和我有任何牵扯,我留给你的电话地址,你要忘掉,还有那副画像,也不要再留着。” 云晟的声音很平,似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仿佛只是在对周念说,我们明日要去吃什么,一样的平淡语气。 周念心中却陡地丛生不祥预感,“云晟……” “就当你我从不曾遇到过,也从不曾相识过,念念。” 云晟望着她,忽然释怀一般轻轻笑了笑,他摸了摸她的头发:“愿你和徐军长,白首偕老,儿孙满堂。” 愿你白发苍苍,寿终正寝在温暖的床上,床前有儿孙绕膝,欢笑送你无病无痛的闭眼离去。 这世上的腥风血雨,如果可以,就让上天全都加诸给云晟一个。 请让她此后一生的路,都顺遂无比。 年前帝都就开始戒严,这帝都郊外的小小城镇,亦是风声极紧。 接应云晟的人就在不远处,车子却被警车拦住停下。 周念打开车门下车,深吸了一口气,挺直脊背向前走去。 夜色沉沉之中,周念平静报出自己的身份,面前人十分震惊怀疑,待亲自打了电话确认之后,忙毕恭毕敬的放行。 车子再次缓缓启动,那黑沉沉的夜色仿若是迷雾一般,张大了夜的兽口,把这世上的一切,一点一点都吞没了。 “念念,无论如何,你信我,我云晟,必定死也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这是云晟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周念目送着云晟上车离开。 在那辆黑色商务车缓缓启动时,周念下意识的怔怔向前追了两步。 云晟紧紧的闭着眼,没有回头,自始至终,他都不曾再回头看周念一眼。 他在地狱的深渊之中,飞速的坠落,他知道,他若是攥着周念的手,兴许还有一线的生机。 可他更怕,他会让周念跟他一起坠落。 车子远去,夜色之下,空无一物,像是今夜只是一场梦,她未曾到这百里之外的小城。 未曾看到那一地尸首,未曾知晓云晟已经卷入罪恶,未曾孤注一掷的相信云晟,送他远走。 这一切是不是完全未曾发生过。 她心里云晟永远是那清晨雾气中背着画板远远走来的白衣黑裤清秀挺拔的少年。 可她却又清楚的知晓,那个背着画板从雾气中走出的少年,他终究还是,彻底的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之中。 …… “四条人命,死者之一,是我们的一名卧底缉毒警,余下三个,都是贩毒集团的人,另外,还逃了一个,根据线人的线报上的数目,毒品数量也没有对上,少了200克。” “逃了一个。” 徐慕舟倏然抬起头来望着面前的陈副官:“逃的人是谁,怎么逃的。” “身份暂时未能完全确定,但却也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是道上那位人称钱爷的手下——云晟。” 陈副官深吸了一口气,复又压低了一些声音:“如果能抓到人,就能确定,他是不是宋先生那件惨案的真凶。” “怎么说。” “咱们的线人传回来消息,却是曾无意间看到云晟的手腕上有伤,那伤疤形状很像一团火焰……” “去滇南查云家的人怎么说?” “云家家主,也就是云晟的父亲,当年也曾涉足贩毒运毒的生意,得来的消息说,云晟的父亲当年在生意上得罪了人,所以云家才被灭门了。”

上一篇   第1027章 念念,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