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心情不好的几个男人凑一起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24章 心情不好的几个男人凑一起了

“够了!” 周念只觉得一肚子的火气蹭蹭的向外冒,虽然姜烟做人小三是不对,是该死,可陈景然就没错吗? 如果他拒绝姜烟,姜烟一个弱女子还能强迫他上床不成?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又说的明白。 周念强压住火气:“我会和烟烟联络,只是陈少,既然你们已经分手了,那么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吧。” 陈景然夹着烟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他方才轻轻点了点头:“好。” 他是不可能娶姜烟这样的女人的,更何况他已经有了未婚妻,有了父母长辈亲戚都喜欢的未婚妻。 他的未婚妻,还对他的祖母有救命的恩情,这也是陈家会不顾许白露的出身太寒酸,却也执意定下婚事的最根本缘由。 因为陈家的那位老封君,实在喜欢许白露的不行,非这个孙媳妇不要,陈景然的父母也只能妥协。 当然,冰清玉洁的许白露小姐,成绩优异多才多艺,嘴甜乖巧又温柔知礼,长辈们也挑不出什么不好来。 陈景然自己呢? 他和许白露见过几面,也约过几次会。 不温不火的相处方式,倒也十分舒服。 许白露是很安静温顺的女人,算是符合他对妻子的各项要求。 偶尔也有电话或者是传几封简讯,她也曾弹琵琶给他听,十分悦耳。 但好像也只有这些了。 陈景然想着这些,转过身去,正月初五,许白露飞国内,奶奶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带许白露回陈家吃饭。 并向世人宣告,许白露是陈家没过门的少奶奶,算是要过了明路。 所以,他和姜烟的关系,必须要断掉了。 陈景然又想到了姜烟。 那一天接她下课回到公寓,他就缠着她不停的要她,直到最后,她似是真的要受不住了,眼底含着泪雾一声一声的哀求他停下来。 那一夜她是在他怀中入睡的。 天快亮时,他听到她梦呓中唤了一声‘言廷’ 那一瞬间,他仅有的一点少得可怜的不舍和不忍都放下了。 天亮的时候,他起床洗漱预备离开,她穿着松散的睡袍,站在门边送他。 他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轻轻说了一句:“姜烟,我们分手。” 她好似有一瞬间的茫然,眼底是大片的惊异和不敢置信。 再然后,她忽然笑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所以,昨晚陈公子那么卖力,是打分手炮的缘故?” 她话语说的露骨直白,他也只是蹙了蹙眉:“下午陈诚会过来你这里一趟,该给你的东西,都不会少,当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对他提。” 他转身就走了,再没回头看一眼。 所以他不知道,那天姜烟到底落泪了没有。 当然,这一切都和他毫无关系了。 不过,他后来还是想,姜烟的心里唯一爱过的男人只有沈言廷,所以,就算她落泪,也是因为她的目的没有达成,才会落泪吧。 陈景然喝的很醉,抓着高斌不停的审他和前些天的那个小明星什么关系。 高斌不胜其烦,怼了他一句:“那你和姜烟呢!” 他们这些人都多少知道一点陈景然和姜烟的事,但却都默契的不提。 因为静微向来很不喜欢这种事和这种人,所以也没人会去主动触霉头,干脆就不提起,大家都清静。 “**啊,怎么,不行?”陈景然笑着去闹高斌:“你又不是没有,装什么清纯。” 高斌无奈的翻个白眼,向江沉寒求救,江沉寒自个儿也一肚子心事,哪里理会他。 “是啊,我也有啊,这次这个小明星也是**,怎么样,满意了吧。” 陈景然笑着又倒了一杯酒,拍拍高斌:“小心得病。” 高斌气死了:“好像你不用怕得病一样!” 陈景然晃了晃酒杯,“我当然不怕,我又没你那么乱,一周能换七个” “你发什么疯啊,逮着我怼什么怼?我想换几个换几个,我一周换一百个我肾好不行吗,你心情不好出去找姑娘消火去,闹我干什么!” “谁说我心情不好了?” 高斌恨不得拍他一巴掌:“爷,您就差没在脸上贴个横幅,说您心情不好别来找抽了!” 陈景然脸上的笑,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 “行了高斌,你今天就让着他点。” “谁他吗用他让!” 陈景然忽然翻了脸,站起身,一脚踹翻椅子,转身走了。 高斌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指着踹翻的椅子让江沉寒评理:“二哥,你看看他,这什么人啊,好端端冲兄弟发什么火?” “算了,他心情不好,你就别和他计较了。” “我还心情不好呢,他都要做新郎官了还心情不好什么啊!” 陈景然没搭理高斌,重重把包厢门摔上了。 “散了散了,真是闹心,跟哥们儿在一起开开心心过年呢,可不是找气受的!” 高斌也气哼哼的站起来走了。 众人只能不欢而散。 徐慕舟醉的厉害,这样子也没办法回官邸去,只得暂时在夜色住一晚。 回了房间,徐慕舟就昏天暗地的吐了一场。 周念让侍应生去准备了一些醒酒药和醒酒汤送来,又要帮徐慕舟换下吐脏的衣服,把他先扶到浴缸里去。 周念本就娇小,徐慕舟身材高大强健,又喝的烂醉,周念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徐慕舟这边收拾妥当。 侍应生送了醒酒汤和药过来,周念忙把汤端到盥洗室,想要喂徐慕舟喝下。 徐慕舟却忽然捉住了周念的手腕,他的眼眸血红,身上的酒气重的熏人,力气却格外的大,周念只觉得手腕腕骨都要被捏碎了一样的疼,“徐慕舟你干什么啊。” “你是不是,喜欢过那个叫云晟的小子!” 徐慕舟忽然声音沙哑沉沉的问了一句。 周念下意识的一怔,旋即却是目光闪了闪,她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而当年十五六岁的年纪里,她确实对云晟有过朦朦胧胧的情感。 但,那些都是过去式了 徐慕舟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忽然提起云晟?

上一篇   第1023章 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