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少不了一番柔情蜜意的纠缠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14章 少不了一番柔情蜜意的纠缠

“我怕你有一天不再喜欢我,就不要我了,然后孩子,会好可怜” 周念又哭又笑,徐慕舟黑了脸:“你信不信我把你从床上扔下去?” 周念却手脚并用缠住了他,很委屈的小声道:“我怕疼,我怕做手术” 徐慕舟轻哼了一声,却还是抱住了她:“当时怎么不怕?” “当时更怕会死。” 徐慕舟没有说话,好一会儿,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我会让温庭森找最好的医生和麻醉师,保证不会疼的” 周念鼻子酸胀的难受,哭的湿透的小脸紧紧贴着徐慕舟的胸口,小声的撒娇:“我对麻药过敏我当时,真的要疼死了” 徐慕舟的眉心一点一点皱了起来,周念对麻药过敏,如果要做手术,还要再遭一次罪。 他是真的很想再要一个孩子,可他却又舍不得周念再受一次罪。 “可是徐慕舟” 周念在他怀里扬起脸,哭过的眼睛湿漉漉的明亮:“我这次不会怕的,我也能忍着,其实也并没有太疼” “周念,不生也没有关系的,只要你不做违背国家人民利益的事,只要你不背叛我,我永远都不会和你离婚” 他和她之间,也并不一定需要靠孩子来维系,才能长久。 “可我想给你生一个女儿,小白也说了想要个妹妹” 周念有些急切的抓紧了徐慕舟的手,“徐慕舟” “等我问问温庭森之后,再做打算吧。” 徐慕舟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这不是什么小事,必须要安排周全之后再作打算,更何况,上次那个医生说了,你的身体底子不太好,还要好好调养才行” “那我们明天就去问温医生吧” “这么急?等到度假回来再说吧。” 周念想了想,也是,若是真的定下计划的话,出去度假的事就要延后了。 她实在太期待和徐慕舟出去度假了,她不想错过,一点都不想! “那好吧。”周念的心终究还是定了下来。 她就要和徐慕舟出去度假了,度假回来,怀孕生子的事情就要提上日程 周念从没想过她和徐慕舟之间还会有这样的转机出现,这一切,简直是美好的让人不敢相信。 她甚至偷偷的掐了自己一下,直到感觉到有些疼,这不是一场梦,方才美滋滋的又抱紧了徐慕舟,偎入他的怀中去。 两个人各自的心结打开,自然少不了一番柔情蜜意的纠缠。 徐慕舟更是明显觉得,今晚的周念格外的温柔顺从,甚至到最后情浓时,她一反常态的十分投入迎合,以至于徐慕舟又失控的放纵了大半夜。 军人本来就体力强悍,更何况徐慕舟这种长年累月不懈怠锻炼的,更是强悍到可怖。 周念到后来,只得软着嗓子一声一声的唤着老公老公,可怜兮兮的哀求了好一会儿,徐慕舟才把她从窗台上抱下来,重又回到柔软舒服的被窝里去。 周念累的指尖都是软的,根本抬不起来,徐慕舟开了灯,又抱了她去洗澡,到最后周念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卧房,又是什么时候沉沉睡去的。 她更不会知道,她和徐慕舟这样鱼水之欢了半夜,而官邸里,还有一个人,却是整夜都没有合眼。 顾英男看着他们卧室里的灯关掉了。 那个时候,大约才刚十点钟吧。 所以她大概也能想到,他们这会儿关灯要做什么。 顾英男还记得,从前上学时,不乏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追求徐慕舟,可他好似有些性冷淡的样子,从不肯赴约就罢了,总是冷冰冰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模样,吓跑了不知道多少人。 顾英男忽然有些无法想像,徐慕舟在床上会是什么样? 在和周念做的时候,又是什么样? 依旧是那样冷着脸,例行公事一般,还是,也如寻常男人一样,会抱着周念哄着周念,说一些荤话助兴,欲求不满不知餍足呢? 顾英男被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弄的整个人都快疯掉了。 她不愿让自己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可她却又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思绪。 冬日深夜帝都冷的摄人,这偌大的官邸,渐渐四处都熄灭了灯火,园子里只亮着数盏寂寥的灯,顾英男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陷在雪地里的双足早已麻木了,她却一步都挪不开。 好似这样自虐式的等待和期望,将自己都感动了一样,无形的认为,将来的某一日,徐慕舟若是知道了,也会心疼怜惜。 那窗子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又无声无息的亮了起来,顾英男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缩紧了,她怔怔的上前了一步 窗子那里拉着厚厚的窗帘,除了亮光之外,什么都看不到,可顾英男还是努力的睁大了眼,屏气凝神的望着那扇窗子。 他们在干什么呢? 方才,足有三个小时了吧 那就绝不是例行公事一般的敷衍了,徐慕舟就那么喜欢睡周念? 一个女人的脸和身材对于男人来说,就那么的重要? 顾英男从来不认为徐慕舟是个肤浅的人,可是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冷透了,她深爱着的,不敢言说她深爱着的男人,也不过是个会为了女人的皮囊着迷的俗物 可那又怎样,她还是爱着他。 只能怪周念,怪她骨子里这么骚浪贱,勾搭着徐慕舟离不开她的身子离不开她的人。 如果是她和徐慕舟在一起,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他们在一起可以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会有说不完的话,会有无穷无尽的欢乐,而不是只有在床笫之间才可以交流。 那灯光又暗掉了,顾英男终究还是失魂落魄的转过身去。 她回了自己的房间,那房间里实则是温暖如春的,可她却觉得那样的冷。 这样漫长的,只有她一个人瑟瑟发抖着看不到明天的夜晚,实在太多,太漫长了 顾英男不知自己坐了多久,她方才振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