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你问一个整天对你欲求不满的男人喜欢不喜欢你?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13章 你问一个整天对你欲求不满的男人喜欢不喜欢你?

周念要是穿这样的泳衣出去,徐慕舟不用想就能知道那些男人的目光! 一定是又贪婪又猥琐的! “可是去海边都要穿泳衣……” 周念弱弱的辩解了一句WwW.КanShUge.La “我会给你准备!” 徐慕舟直接把手机关机扔在了一边。 周念瘪瘪嘴。 “你要是想穿,就在家里穿,反正,不可以穿出去!” “哦,知道了。”周念轻叹了一声,她就知道徐慕舟这样的老古董,是不可能让她穿比基尼去海边的。 “过来给我吹头发。” “知道了。” 周念乖乖挪了过去。 徐慕舟看着周念站在他身后,乖巧的小媳妇模样,抿着小嘴,很认真的给她吹头发,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塞满了一样,无一处不是熨帖满足的。 “过来……” 周念给他吹完头发就要去洗澡,徐慕舟却把她直接拉到了怀中:“你早上洗过了。” “跑了一天了,身上都脏了……” “哪那么容易脏……” “我先洗澡……” 徐慕舟却直接抱了她上床,顺手把灯关了。 周念被他压在床上,黑暗中,男人浴后清凉的肌肤贴在她的颈窝里,周念听到他沉沉的询问:“今天到底为什么哭?” “我已经没事儿了……” “告诉我。”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些不容置疑的味道,周念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开了口:“我听见你回来,跑出去迎你,你没看到我,车子直接开到后园去找英男了……” 周念又咬了咬嘴唇:“我就是那会儿情绪有些消沉,胡思乱想了一大堆,所以哭了。” 徐慕舟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周念的双手更紧了紧。 “我这会儿已经好了……” “以后,不会这样了。” 他是真的没看到她,如果他看到她了,他怎么会不理她? 当时心里全都装着那个跨国集团的事儿,他心里沉甸甸的不好受,所以才会没注意到她。 “是我心眼小……” “不怪你。”徐慕舟低头亲了亲她的嘴角:“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很像一个贤惠识大体的好太太。” 周念其实一点都不想做个贤惠识大体的好太太。 她最小心眼了,她甚至想要徐慕舟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包括每一根头发丝,都只是周念的。 贤惠识大体这样的字眼,怎么听都好像很委屈。 周念抬起手臂,轻轻勾住了徐慕舟的脖子:“那你喜不喜欢我?” 这句话不知怎么就说了出来,像是很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一件事,但却又好似有些突然。 突然到周念自个儿在说完之后,都吓了一大跳。 徐慕舟在暗色的夜里微微眯了眯眼,望着身下的女人。 周念脱口而出后,就再不敢看他一眼。 心脏却跳动的很快,像是要从腔子里蹦出来一样,满身的血液好像都要跟着沸腾了,周念觉得自己紧张的就要发疯。 “念念……” 徐慕舟忽然低了头,缱绻的在她唇上吻了吻:“你问一个整天对你欲求不满的男人喜欢不喜欢你,嗯?” 周念只觉得耳边轰地一声炸开来,像是惊天动地的烟花一瞬间都在她的眼前绽放,她睁大了眼望着他,看着他眼底蔓生出欢愉的笑来,她忽然又有些气恼,捏了拳头去打他:“色狼,下流……你整天都惦记着那点事……” 徐慕舟笑的胸膛都在微震:“不喜欢你,会想睡你?” 周念觉得脸颊滚烫,耳根也烫的难忍,她捏紧拳头,还想打他,徐慕舟却低了头,含住她雪白耳垂轻轻喃了一句;“念念,小白前些天和我说,他想要一个妹妹……我们,生个孩子吧。” 周念整个人像是傻了一般,她睁大了眼望着他,她努力的想要看清他此刻的模样,表情。 可她眼中却飞快的凝聚了很多很多的眼泪,那些眼泪,遮挡住了她全部的视线,她看不清楚他了。 她怕他只是一时的兴起,也怕他只是随便的说一说。 他不知道这句话对她来说意义是什么,又有多么的重要。 他更不会知道,她这一辈子,只要有他此时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念念?” 周念绷不住,哭的越发狠了。 徐慕舟有些哭笑不得,抱着她,等着她的情绪平复。 其实依着他的性子,经过了上次在温庭森医院的事情,他大约这辈子都不会再开口说出这样的话。 可他今晚还是说出来了。 他想,有些结子,还是要彻底的打开的好。 “当然,我不会勉强你,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孩子,我们还可以再等等……” 周念哭着摇头,用力的摇头。 他不懂,他这样正常家庭出生,长大的人,永远不懂,对于他们来说如空气阳光一样唾手可得的亲情和温暖,对于周念这样的人来说,是有多么的可贵和难得。 她怎会不想要一个孩子,她和自己喜欢的人的孩子。 可她更怕的是,她无法给那孩子一个正常温暖的家庭。 她嫁给徐慕舟之前,她想过,如果她怀孕,生子,如果徐慕舟哪天要和她离婚,孩子怎么办? 她从小到大除却母亲给过她温暖疼爱之后,父爱是完全缺失的。 她若是生了孩子,离婚时,她是宁死都要带走孩子的。 可孩子又如她一样,永远都无法拥有父亲的疼惜和保护。 她害怕这一切可能出现的结果,所以她在源头斩断了这一切,让这一切,永远都不要发生。 “我怕我做的不够好……” “没关系的,孩子永远不会嫌弃妈妈。” 周念又哭了出来:“徐慕舟,孩子不是小猫小狗,生下来,是要为他负责的……” “当然,我会尽到所有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周念哭的哽咽:“徐慕舟,如果哪天我们离婚了,你会不会和我抢孩子……” 徐慕舟刚泛起的慈父柔情,瞬间被浇了一瓢冷水:“周念!” 他念她名字,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你成天都在想什么!” “我怕你有一天不再喜欢我,就不要我了,然后孩子,会好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