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等着丈夫归家的小媳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10章 等着丈夫归家的小媳妇

陈景然讥诮一笑,轻轻掐住了姜烟的下颌:“姜烟,你以为我傻?” 他自然不傻,从一开始姜烟有目的的接近他,再到后来,她成为他身边唯一,长久的女人,他看得出来,姜烟这个女人,一不爱他的钱权,二不爱他陈景然这个人。 他甚至让人去调查过姜烟有什么目的,却一无所获。 每个接近她的女人,都心存着一定的目的,但是姜烟,好似,对他一无所求。 他甚至宁愿她对他有所求。 “你当然不傻啊,你是顶顶英明顶顶厉害的男人……” “多厉害?” “每次都让我舒服又让我疼,还不算厉害?” 姜烟声音娇媚,偎入他怀中,手指拂过他黑色衬衫上细致的纹路:“你下次能不能轻点啊,我下面真的撕裂了,疼死了……” “你这么马蚤,你觉得几个男人能把持住?” “我能把这话当作是你对我的夸奖吗陈公子?” 姜烟翻身跨坐在了陈景然腿上,双手轻轻勾住了他的脖子,仰脸亲他下巴,又缓缓落在男人性感微凸的喉结上,轻舔。 “看来你是不疼了……”陈景然的声音有些微哑,大手箍住她细腰,微微将她提起,又放下,姜烟不由轻轻哼了一声,明显感觉到了身下男人身体的变化。 姜烟下意识的神经就绷紧了,她是真的怕了那撕裂的疼了。 “那你今晚能不能轻一点,我的撕裂伤刚好……” “那就看你能不能让我开心了……” 这一页,好似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掀了过去,但两个人心底都知道。 他们彼此,谁都不信谁。 …… 周念和姜烟告别之后,一路兴冲冲的赶回官邸。 徐慕舟还没从军区回来,看看时间,应该也快了,周念不由得有些心浮气躁,只觉得分分秒秒怎么都这么慢。 有些百无聊赖的坐在客厅看着电视,让厨房准备饭菜,耳朵却恨不得竖起来不放过外面的任何动静。 天色微黑的时候,周念总算听到了外面的车子响,她扔了手里的遥控器就往门口奔去。 徐慕舟的车子却没停,直接驶过主楼往官邸后园驶去。 周念握着门把手,站在台阶上,看着徐慕舟的车子疾驰而过,他大约是没看到她出来吧。 可廊檐下的灯光那么亮。 周念那一颗原本烈烈跳动着的心,好像忽然之间就凉了下来。 她又站了一会儿,车声平息了,一切好像都归于了平静。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她觉得姜烟那句话说的很对,她的脑子一定是被踢了,才会答应徐慕舟,让顾英男住到官邸来。 她的丈夫,在下班回家之后,第一件事不是来见她这个太太,而是匆匆去看另一个女人,一个他当作小师妹的女人。 周念都觉得有点讽刺。 但她又能怎样? 此刻不管不顾的也跟过去吗? 徐慕舟的人品她是信服的,他不会和顾英男之间有什么,她也是心知肚明的。 只是她心里还是很难过,像是一个满怀欢喜的孩子,兴冲冲的等着夸奖,等来的却是劈头盖脸的一场辱骂一样。 “太太,晚餐准备好了……” 佣人的声音在周念背后响起,周念打起精神回过身来:“先准备着吧,等军长过来再说。” 佣人应声去了。 周念又站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转身进了客厅。 她没有在楼下逗留多久,上楼回了卧室。 而此时的徐慕舟,就坐在顾英男所住的那栋小楼的客厅里。 他在军区接到了顾英男的电话,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 事情牵扯到M国的军方地下势力和最大的跨国毒贩集团,徐慕舟自然十分重视。 M国的跨国贩毒集团,背后是有M国的军方势力撑腰的,徐慕舟从前的两个下属,退役后做了缉毒警,就是死在了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手中,甚至,连妻儿都没有保全。 徐慕舟当年在滇南闻讯后大怒,将那跨国贩毒集团在滇南的势力全都连根拔起,而那虐杀了那位缉毒警的毒贩们,都被徐慕舟命人一刀一刀剐了。 自此之后,那个跨国贩毒集团,好似在A国和滇南都销声匿迹了,但前不久,徐慕舟得到线人那边传回的消息,说是A国国内,好似又有了这个集团的踪迹。 因此接了顾英男的电话之后,徐慕舟就从军区赶了回来。 “我前夫,他曾经涉毒,自己吸毒,也贩毒,所以,我对那个集团的事,多少知道一点皮毛。” 顾英男坐在沙发上,围着厚厚的毯子,面色苍白却又似带着一丁点的麻木:“他们那些人,为了毒品丧尽天良,连父母都能杀死,亲生骨肉都能卖掉,他们根本不算人,根本不能称为人!” 徐慕舟知道那一场梦靥一般的婚姻,对顾英男的伤害有多大,闻言,他就轻声劝慰了一句:“英男,好在都过去了,你现在很安全。” 顾英男却苍白无力的一笑,轻轻摇了摇头:“他们像是我的影子一样,根本甩不脱……慕舟哥,你知道吗?有人在帝都,又看到了手腕上有火焰图腾的人……” “火焰图腾?”徐慕舟微微蹙眉:“这,是不是那个贩毒集团成员的标志?” 顾英男无力的点了点头:“我并不清楚这个图腾有什么含义,只是当年,我在我前夫,还有他身边的好几个人身上,都看到过那样的图腾。” 徐慕舟的眉宇立刻紧皱了起来:“英男,你说的这件事,很重要,我绝不允许M国的任何势力侵入到A国,更不允许那些贩毒集团,再次祸害无辜人民。” “慕舟哥,我知道所有事情你都能解决,告诉你,我也就安心了。” “你说的那个手腕上有火焰图腾的人,你能确定他的身份吗?” 顾英男轻轻摇头:“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是我会让人追踪下去的。” “英男,你身边的人,可靠吗?” 当年能念那所军校的人,非富即贵,要不然就是实力强悍。 顾英男家里稍稍有些势力,她回国后,自然有人帮她做事。

下一篇   第1011章 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