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我若是死了,你会去看我吗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1009章 我若是死了,你会去看我吗

可她不会忘记啊,她姜烟不会忘记啊。 这世上对她好的人那么少,她怎么可能会忘记他们呢? 程然死了,可她姜烟会帮他清算这些账,一笔一笔的,她都会帮他清算干净,那些负了他的人,对不起他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姜烟用尽了她可以想到的一切办法,一切人脉,把许白露的事,总算查出了一些眉目。 听说她昔年在国外的那个室友,很知道她的一些根底,已经被她用一大笔钱打发了,移民他国无迹可寻,这辈子都会守口如瓶。 当然了,许白露小姐现在攀上了高枝儿,已然阔气了起来,一大笔钱算什么,十倍也出得出来,毕竟,她就要嫁到陈家做少奶奶了,以后还不是金山银山任她挥霍? 姜烟也曾想过,把许白露的这些事,就捅到她的那个未婚夫跟前去。 可一则,人家长到二十来岁,谈过恋爱又不是该千刀万剐的丑事,再则,她手里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就算她对全世界的人说,程然会出车祸,是因为许白露电话里骂他故意刺激他的缘故,可也要有人相信她这个声名狼藉之人的话啊。 程然已经死了,他的母亲也死了,她是唯一的知情者,可却是个毫无用处的知情者。 姜烟失眠了整整半个月,安眠药大把大把的吃下去,头发一把一把的掉,后来,还真是给她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来。 她一无所有,没有家,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她有的,不过是自己这张脸这幅身段。 曾有女人酸她,却也私底下议论说,姜烟这个狐狸精,大抵这世上根本没有她泡不来的男人吧。 所以她豁了出去,在帝都沸沸扬扬传了她那么多年丑闻之后,她第一次,让自己坐实了自己这个狼藉的名声。 那个姓陈的公子哥儿,在她制造的数场偶遇之中,终究还是未能免俗的成为了她的裙下之臣。 姜烟和沈言廷恋爱之时,是沈言廷捧在掌心里的宝,作天作地,沈言廷全都包容并对她宠溺万分。 姜烟和陈景然在一起后,她把自己放的很低很低,她知道陈景然不会和她这样的女人长久更不可能和她维持一个稳固的关系,所以她竭尽全力,琢磨钻研陈景然的性子和所有喜好,终于,还是让她和陈景然的关系,彻底稳固了下来。 可是,这就是结束了吗? 她该怎么彻底的摧毁许白露?她该怎么,让那个爱慕虚荣又残忍刻薄的女人,付出她该付出的代价? 这世上分手的情侣万万千千,分手的方式亦是各色各样,但许白露,她千不该万不该,选择了最狠的一种方式。 她想要过好日子想要往上爬,这个心思,她和程然都能理解,可许白露,却生怕程然会毁了她的青云路。 利用之后,只想把程然当作一只破鞋给扔掉,不择手段,心思毒辣的让人发指,她怎会眼睁睁看着许白露,真的嫁入陈家,成为金尊玉贵的陈家少奶奶? 姜烟把脸轻轻贴在了冰凉的墓碑上。 程然仍是那样没心没肺的笑着,姜烟的泪却落了下来。 月色很亮,安静而又无声。 姜烟不知自己待了多久,等她拖着早已冰冷僵硬的身子回到陈景然送她的公寓时。 她推开门,却看到一室清冷的月光在公寓里铺开,而客厅中央的沙发上,陈景然安静的坐在那里,似要与这月色融在一处。 姜烟的心脏骤然缩紧了,她站在门口,一时之间,竟是不敢靠近。 陈景然微转身,月色在他脸上偏移,他的脸容在那一片阴翳之中,瞧不清楚。 姜烟不由得轻轻攥紧了手指,她张了张嘴,嗓子像是被黏住了,发不出声音来。 陈景然轻笑了一声:“今天去哪了?” 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可姜烟立时做了决定,今天的所有事,都不能有半个字隐瞒他。 “上完课出来和念念喝了点东西,念念刚走,沈言廷就来了。” 陈景然面色不变,唇角噙着淡淡一抹笑,听她继续往下说。 “就说了几句话,在咖啡店里,总共也就十来分钟的事。” 陈景然轻轻点了点头:“嗯,然后呢。” 姜烟抿了抿嘴唇,将包放在玄关处,她把高跟鞋换掉,踩在绵软的拖鞋上,轻轻走到了陈景然身边。 姜烟伸手要抱抱,陈景然睨了她一眼,唇角似笑非笑。 姜烟就厚着脸皮自己贴了过去,陈景然并没推开她。 她身上很凉,手也很凉。 “我去墓地了,看了一个从前的朋友。” “朋友?” “嗯,他妈妈和我妈妈关系特别好,我以前常去他家里蹭饭吃。” 陈景然‘嗯’了一声。 姜烟的声音平平的,继续慢声道:“后来出了点意外,他死了,然后,他妈妈受不了这个打击,也吞安眠药跟着去了。” “倒是可怜。”陈景然仿似还唏嘘了一声。 姜烟却知道他在生气,她更紧的抱住他,在他怀中扬起一张漂亮到极致的小脸,没心没肺对他笑:“要是有一天,我也死了,你会去看我吗?” 陈景然看着姜烟笑的很灿烂的那张脸,可她的眼底却没有光,很空,很空。 他没来由的有些心慌,眼底那浅淡的笑意都沉了下来。 姜烟趴在他怀中,捉着他的衣袖,轻轻摇晃:“不会那么吝啬吧,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陪你睡了那么多次,你都不去看看我?” “你死了我自然还有别的活色生香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去看一个死人?” 陈景然觉得有些说不出的烦躁,伸手把姜烟推到一边去。 姜烟脸上的笑有些摇摇欲坠,但很快她就恢复如常,又偎过去,贴在了陈景然身上:“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呀,我还以为你要明天才回来呢……” 陈景然抬手,抚了抚她细嫩的小脸:“怎么,打扰你私会旧情人了?” 姜烟翘了翘嘴角,有些微愠的样子瞪着他:“你能不提这些了吗?我对他早没任何兴趣了……”

上一篇   第1008章 两条人命